看男科病時的六個注意事項

  告訴您六個看男科病的注意事項,讓看病又快又准。

  檢查前3—5天要禁慾

  案例:劉先生和妻子結婚兩年,但一直沒有孩子。思考再三,兩人決定去醫院檢查一下。到了醫院,醫生要給孫先生做精液檢查,孫先生卻不好意思地說:「昨晚剛過了性生活,現在有點困難。」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生殖中心主任李艷萍教授點評:有些男科檢查前需要禁慾,比如做精液檢查前,最好禁慾3到5天,最長不要超過7天。小於3天或大於7天,都會影響精液結果,影響醫生對疾病的判斷和分析。

  精液檢查是分析男性生育能力以及幫助醫生判斷男性生殖系統疾病的重要依據,同時也對了解生殖腺及副性腺的生理功能和病理改變,對診斷男性不育及生殖系統的疾病非常重要。正常精液是一種混合物,主要由睾丸和附睾的分泌物及懸浮其中的精子,與前列腺、精囊腺、尿道球腺的分泌物混合而成。

  為確保精液檢查的準確性,檢查前應禁慾3—5天,但不宜超過7天。禁慾還包括避免自慰或遺精。如果要進行多次精液複查,每次採集精液前的禁慾天數要儘可能保持不變,以減少精液分析結果的波動。如果禁慾時間不夠,可能會達不到精液採集要求的2毫升以上,而且容易出現較多的不成熟精子。如果禁慾時間過長,死精、畸形精子可能會增加,而且活動率可能偏低。

  兩類葯最好暫停

  案例:萬先生患前列腺增生多年,一直在服用相關藥物。前段時間,萬先生做了一個前列腺癌篩查。篩查結果雖然在正常值範圍內,可臨走時醫生關照的話還是讓他不放心,原來正在口服的藥物對檢測結果有影響,檢測結果雖然「正常」,但可能摻有「水分」。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盧一平教授答:總體而言,男科藥物中,會對疾病診斷造成干擾的並不多見。除了各種在內科診療中,醫生做過專門要求的藥物外,對男科檢查可能會有影響的,主要有以下兩類藥物:

  5-α還原酶抑製劑(保列治、非那雄胺等)是治療前列腺增生症的常用藥物,但長期服用該藥物后,患者血清中的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的水平會受到抑制而降低。一般,PSA檢查前並不需要專門停用該類藥物,但患者應主動告訴醫生自己正在用藥,以便讓醫生在判斷檢查結果時能將這一因素考慮進去,避免誤診和漏診。同時,服用這一藥物的患者要想了解PSA實際水平,可以將檢測值乘以2,但最好請醫生幫助判斷。

  性激素類藥物(如睾丸酮、雌激素等)。這類藥物會對性激素、精液常規等檢測結果造成干擾。除非患者是遵照醫生所開具的處方正在進行相應的治療,而此次檢測的目的就是觀察服藥后性激素的相應改變,為判斷療效和指導治療提供依據,那檢查前不需要停葯或改變服藥方式,否則都應停用,並保證足夠長的時間,等完成相關藥物的代謝,藥物效應終止后再進行檢查,以免得出不切實際的檢查結果,或干擾醫生對檢測結果的判斷。

  既往病史別隱瞞

  案例:張先生到醫院檢查勃起功能障礙。他向醫生簡單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並告訴他自己3年前發現糖尿病,一直在吃藥。醫生問他服用過哪些葯,張先生非常不好意思地說:「用過五六種葯,但具體名字記不太清了。我想著,自己是來看男科病的,和糖尿病沒什麼關係,所以過往病歷也沒帶。」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泌尿外科頓金庚教授點評:幾乎所有嚴重的全身性疾病、慢性疾病、過度疲勞等,都可以降低男人的性興奮,導致性慾低下。很多時候,勃起功能障礙(ED)也是其他疾病的早期癥狀或預警信號,某些藥物的不良反應也會導致ED。因此男性在問診時一定要帶上以往的病曆本,幫助醫生了解既往病史和用藥史。

  過去醫學界認為,90%的ED是心理障礙所致。但近年來的臨床發現,器質性ED佔50%左右。隨著高血壓、糖尿病等疾病的年輕化趨勢越來越明顯,很多男性患者到醫院檢查ED時,才發生自己血糖或血壓已經很高了。此外,慢性高血糖和高血壓會形成血管動脈硬化,從而引起生殖器官血管功能的降低。

  引起ED的病因中,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藥物。常見的有以下幾類:抗高血壓類藥物(如利血平、降壓靈、安體舒通等),會抑制雄性激素的生物合成,引起男子性慾減退、乳房發育和ED。激素類藥物(如可的松等糖皮質激素),抗過敏葯(如非那根、撲爾敏、安其敏、苯海拉明),鎮靜催眠類藥物(如苯巴比妥、異戊巴比妥、司可巴比妥等),胃腸道藥物(如西咪替丁、雷尼替丁等),還有酒精、可卡因等,都可能影響勃起。

  因此,在治療高血壓、糖尿病、癲癇等伴發ED的病人時,詳盡的病史記錄、全面的體查,對病因確定都至關重要。所以,男性在問診時一定要帶上以往病歷。

  問診前別洗澡

  案例:很多人在看病之前,尤其是看生殖系統疾病前,都會格外注意個人衛生,從頭到腳洗乾淨了再上醫院。沈先生也是如此。誰料卻被醫生說洗太乾淨了,讓他過兩天「臟」著再來。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盧一平教授答:許多泌尿、生殖系統疾病,尤其是兩性的下尿路疾病,都可能以尿道和/或外陰的分泌物作為重要的臨床表現和體征。有經驗的醫生經常可以在充分了解相關病史后,通過分析這些分泌物的性狀,包括所在位置、範圍、顏色、氣味、濃稠程度、是否伴有血液、膿液、與周圍器官組織的關係,以及是否引起周圍組織器官改變等,初步做出臨床診斷。

  這類分泌物還是對病變進行常規檢查和深入進行病原學檢查、藥物敏感性試驗等必不可少的「原材料」。因此,一旦發生異常,尤其是在男性的尿道外口、陰莖、包皮和陰囊,以及女性的外陰、尿道外口、前庭、yin道等處出現明顯的分泌物,除非不能馬上就診,或分泌物較多且能夠保證在清洗后又可以有足夠量出現時,才可以進行清洗,否則都不要洗乾淨,應將分泌物保留,儘快去醫院就診。

  此外,在分泌物量較少或者不是隨時存在的情況下,保持內褲上的分泌物殘跡,對於協助診斷也是有幫助的。

  帶著妻子一塊看

  案例:鄭先生陞官以後,忙於單位事務,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和夫人溫存了。久而久之,鄭先生覺得自己「硬不起來了」,每次夫妻生活都是勉強行事。妻子懷疑丈夫有了外遇,而鄭先生猜想自己得了性功能障礙,不敢聲張,打算瞞著妻子偷偷上醫院「解決問題」。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仁濟醫院泌尿男科副主任醫師戴繼燦點評:我在出門診時,多數人都是單獨行動,很少見到男性帶妻子一起來看病的。其實,如不育、性功能障礙和前列腺疾病等,在不影響夫妻關係的前提下,儘可能要和妻子一起來看門診,這樣有助於增進彼此對疾病的了解和認識,為接下來的進一步治療奠定基礎。

  有的男性出現性功能障礙,可能是精神心理因素,根源也許就在妻子身上。根據鄭先生的描述,他出現性生活方面的問題,可能是心理因素所致,也許服用一些藥物就能解決問題。如果和妻子一起到醫院就診,可以消除彼此間的疑慮,減少夫妻關係緊張對性功能的干擾,還可以讓妻子了解治療方案,給予默契配合,使藥物發揮最大功效。夫妻必須認識到,性是兩個人的事,必須先要互相理解,光靠男方一人努力是不行的。

  敘述要直接

  案例:黃先生覺得性生活質量不高,打算找醫生看看。可到了醫院,他又覺得這樣的事難以啟齒,介紹病情時特別含糊,說自己最近比較累、睡眠不好等,對性生活中存在的問題卻避而不談。醫生沒有辦法,只好讓黃先生做了一圈檢查,但什麼問題都沒發現。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仁濟醫院泌尿男科副主任醫師戴繼燦點評:隨著認識水平的提高,近年來人們對性話題不再那麼避諱,整體情況是在好轉。但在一些年齡較長的中老年男性身上,「含含糊糊、病情有所保留」仍是突出問題。有些患者到醫院,不談主要問題,只是一個勁兒地推說其他問題,小便不好、腰酸背痛、包皮上有點癢……醫生也只能按病人的「指揮棒」繞圈子,做一些不該做的檢查。這對病人而言,不僅耽擱時間而且花冤枉錢。所以,即使是「隱私問題」,都要直截了當告訴醫生,按照職業操守,他會為你保守秘密。

  此外,年齡是勃起功能障礙的獨立影響因素。對一些患者而言,也許在五六十歲時,用口服藥物就有效,可年齡再大,就只能望葯興嘆了。所以夫妻之間要想有高質量的性生活,也應有「只爭朝夕」的精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