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老婆錢他就不跟我過夫妻生活

  提盒送飯,愛曾是街頭的風景

  12月22日,是我和姜琳離婚一周年的日子。那天我特別想寫一篇文章紀念這個日子,文章的題目我都想好了,就叫《婚姻死亡一周年祭》。可是,我的文字表達能力有限,我想到借貴報的情感欄目完成我紀念這個特殊日子的心愿。

  我和姜琳是2000年3月份開始談對象的。這之前我們就認識,她和我一個堂嫂是同事,都在一條公交線路上,我每天都要乘她們那趟車,一來二去就眼熟了。那年年初,我和前女友吹了,剛好姜琳和她男朋友也分手了,堂嫂就介紹她給我,我想都沒想一口就答應了。倒不是姜琳長得有多漂亮,她長相一般,但我對她的印象相當好,姜琳是那種看起來很穩重的女子,性格還有點內向。這就是所謂緣分吧,就是看著順眼。

  3月初介紹認識,不到一周時間我倆就確定了戀愛關係。和姜琳談上后,我有這樣的感受,我從來沒有如此自然地釋放自己的真情。戀愛的感覺真好!當你全心全意地愛著一個人的時候,你是幸福的,你為對方做任何事情都是心甘情願的。

  姜琳倒班跑線,晚飯往往吃不到點上。每天晚上給姜琳送飯就成了我鐵打不動的事情。每晚那個時間我都提著飯盒在西關什字的一個站牌底下等她,等她那趟車過來,把飯盒遞到她車上。時間長了,她那些同事都認下了我,她同事開玩笑說,我給姜琳提盒送飯,都成了西關街頭的一道風景了。一次,姜琳沒有在站牌下看到我,那天下著大雨,姜琳以為我不來了。可她趕到單位,發現我在單位等著她。我怕下雨天在街頭等她不方便,又怕飯涼了,索性趕到了他們單位。

  我對姜琳的愛深深感動了她,我和她談了僅僅半年時間,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家庭破產,離婚成了口頭禪

  結婚第一年是我倆最甜蜜的一年,我和姜琳的感情相當好。5年的婚姻生活,這是唯一讓我懷戀的一年。我去過很多地方,姜琳和我一起看我在各地的留影時非常羨慕我,她說她長這麼大就從來沒出過蘭州。婚前我答應姜琳以後會帶她到全國各地走走,滿足她的心愿。

  我當時根本沒想到我給她的這個承諾會落空。當時我家的經濟條件相當好,雖然我沒有穩定的工作,但我父親開著一家生產傢具的廠子,家裡還算有錢。可我結婚剛剛兩個星期,家裡突然發生了變故,父親的廠子租的是一家單位的地盤,這塊地盤被徵用,父親的廠子被迫搬遷,廠子因此破產。

  父親的廠子破產,我一時又沒有合適的工作。那兩年我好像一直走背字,幹啥啥不成,做生意老賠,找工作又干不長。父親一直在經濟上給我資助,兒子出生之後,我父親又要負擔我妹妹上大學,我就主動謝絕了父親的資助。家裡的經濟狀況已經捉襟見肘,我不忍再增加父親的負擔。我自己也做了父親,不管怎麼樣也該自立了。

  經濟的緊張大概出乎姜琳的意料,未來的生活在她眼裡非常黯淡,其實那時我家好歹還有點底子,一時半會生活還過得去。但在她這裡就有些過不去了,在孩子生下不到一個月的時候,她就對我說,咱們離婚吧。剛開始我以為她在說氣話,沒往心上去。哪知道她的思想根本已經發生了變化。

  她以為她嫁錯了人,她開始嫌棄我。小時候的一次醫療事故造成了我的聽覺障礙,我說話也因為聽力不好有些含混不清。但這些缺陷絲毫不影響我的日常生活。她說我丟她的人了。要說丟人,早幹什麼去了,從她認識我的時候我就這樣,我又沒有向她隱瞞什麼,結婚是雙方自願的,誰又沒強迫誰。她的思想轉變讓我難以接受。我聽她對別人說,她嫁給我虧大了,什麼都沒圖上。

  婚姻到第二年就開始惡化,兩個人除了吵架還是吵架,她經常把「離婚」二字掛在嘴上。我也有缺點,我承認。我性格好衝動,也愛苛責別人,但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本質並不壞,我也不是不求上進的人。我氣急了會用粗話罵人,但從來不對她動手,我覺得作為男人打老婆不是個事。姜琳卻不然,動不動就張牙舞爪地撲上來了,我身上老是被她掐得青一道紫一道的,有些傷痕到現在還在身上留著。

  夫妻VS金錢,到底是哪不對勁

  我希望把日子過下去,不想離婚,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就算為了兒子我們也該珍惜這個家。但姜琳對我的態度已經突破了我忍耐的限度。我給你說這麼一件事吧,有次她要抱兒子回娘家,我正好要上班,我們上了同一輛公交車,上車前她就給我交代車上不許我說話,這趟車是他們車隊的,她抱兒子坐在前排,我單獨坐在車尾。

  她在前面和她同事又說又笑,簡直把我視做無物。她同事到後面賣票,我掏錢買了張票(她自然可以不買票),她同事看我買票詫異地看了我一眼。她到站后,頭也沒回地從前門下車了。兒子看見爸爸沒有下車,在車下號啕大哭,聽見兒子的哭聲,我的心碎了。

  我和姜琳分床睡,她花她的錢,家裡的主要開銷由我負擔。她把錢看得比什麼都重,我對她有那方面的要求,她都會伸出手說:拿錢來。不給錢,她就像遭強姦一樣拚死抗拒。她鬧脾氣回娘家,我去接她,她還是一句「拿10萬元來,我再跟你回去」。這還是我老婆嗎?她這是怎麼啦,掉到錢眼裡了嗎?我好像欠她多少似的。夫妻做到這份上已經沒任何意思了。

  她口口聲聲地求我放了她,倒像是我利用婚姻囚禁了她似的。我本來很珍惜她,珍惜我們的婚姻,最後我也倦了,如果婚姻是牢籠,那麼不管囚徒還是看守都是一樣痛苦的,我放掉她,我自己也解脫了。

  辦完手續臨出門的時候,她卻哭了,她說她捨不得我。看著她的眼淚,我真有些心酸。捨不得我為什麼又鄙視我!這一切都是為了錢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